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风华于晋 > 第一一九章 雪夜图谋 岌岌王权

第一一九章 雪夜图谋 岌岌王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慕容涉归的葬礼结束,让慕容耐终于可以喘口气了,他开始想自己的事情了。
  对王兄的死,慕容耐心里多少还有些愧疚,但是一想到慕容涉归临死前,交待了所有的后事,唯独没有跟他这个亲弟弟说上一句,慕容耐的愧疚则又被一缕缕恨意所取代。
  外面已是深夜,北风夹着烟雪,大棘城的街上安安静静,只听见北风的呼嚎。
  铺着羊毛毡子的大炕上,一身素服的慕容耐眯着眼睛,靠在一叠被子的上面。
  炕上一个婢女跪在一旁轻轻捶打着他的腿,屋里的中央有一个半入地下的围炉,烤得屋里暧烘烘的。
  他还没有休息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。
  谷蠡王府门外,贺楼乞合夹裹着身子,神色警觉的向四周看了看,将一个穿着黑色大氅,带着黑色皮帽子的男人迎进了府内。
  “谷蠡王,丘不勤王子到了!”贺楼乞合上站在外间屋子恭敬的说道。
  慕容耐睁开了眼,见贺楼乞合与客人进来了,起身穿上靴子下了炕,来到了外间的屋子。
  “鲜卑宇文部丘不勤拜见谷蠡王!”
  来人摘下皮帽子,露出了宇文部标志性的髡头。
  外间的屋子比里间屋子还要大一些,同样有着一个铺着羊毛毡子的大炕,炕上放着一个很大的短腿方桌。
  慕容耐将宇文丘不勤让到了大炕上,丘不勤脱下他的大氅,而贺楼乞合则吩咐婢女准备酒肉。
  丘不勤坐在热乎乎的炕上,向着屋内环视一圈道:“你们这慕容部住上了房子有了宫殿,怕是再也住不得毡包了。”
  慕容耐呵呵笑道:“房子有房子的好,毡包有毡包的方便,像今年冬天来的早,又接连几场暴风雪,这房子的好就很明显啦。”
  “是呀,同样这样大北风呼号的天气,这房子就比毡包踏实多了。
  丘不勤说这话的时候,眼神中透着羡慕,语气中丝毫不掩饰他的忌妒。
  听了丘不勤的话,慕容耐有些得意,他知道丘不勤所指何事。
  入冬几场暴风雪,草原各部的牛羊牲畜皆有冻死,慕容部也例外,而是毕竟他们还有一部分牧民改为农户,所以这点损失并不算什么。
  “听说你们的牛羊冻饿死了小半,就连牧民也有饿死的。”
  “是呀,你们慕容部有了土地,种了粮食,又与南边的大商家关系不错,所以牧人有充足粮食,牛羊有足够的草料过冬。”
  “这冬天才过一半,离明年放牧还有三个月时间,你们怕是难过呀。”
  丘不勤没有说话,他今天来的用意恐怕慕容耐已经猜出来了,虽然他有求于慕容耐,却不愿甘落下风。
  这时两名婢女,上了手抓羊肉、烤羊肉、烤鹿肉、胡麻饼、马奶酒、酸奶酪,还上了一些腌菜。
  “来吃,虽然有了房子,草原人总是要吃肉的!”慕容耐让道。
  “丘不勤先敬右谷蠡王!”说着将一大碗酒干了下去!
  贺楼乞合用刀割了一块鹿肉递给了丘不勤。
  丘不勤接过肉啃了一口,边嚼边说着:“右谷蠡王,近日忙着大单于的葬礼,也是辛苦了,听说谷蠡王很是悲伤,还是要注意身体!”
  “哥哥死了,我这个做弟弟的当然很悲伤了!”
  “是呀,就算装装样子也是要的!”丘不勤漫不经心的说着。
  “哼,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”
  慕容耐丢下手中的羊肉,一脸的不快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