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仙宫 >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善缘

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善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这边华服男子脸上浮现出烦躁的神情,看也不看,有些恼火的吩咐道。
  
  旁边的仆役听命,顺手便拿来一块不知道干什么的破烂麻布,团成一团,就要硬塞进女孩的嘴巴里。
  
  “住手!”陈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这几人跟前,开口制止。
  
  “这位小兄弟,别多管闲事,好心若是惹上麻烦,可就坏事了!”华服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陈楚,见他衣着普通,面容年轻,淡淡的说道。
  
  陈楚根本就没有理会这华服男子,而是看向了那中年汉子。
  
  “你遭遇了何事,可以告诉我。”陈楚认真询问道。
  
  “我乃是城外金川乡山阳里人,名字叫衷,每日担负一些货物进沁水城中贩卖为生。”
  
  “两个月之前,我父突发恶疾,病重卧床不起,为了医治家中老父,便向吕大人借了些金钱请大夫购置药物,约定三月之后按期归还。”
  
  “结果本来距离约定的日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今天吕大人却要我归还,我自然是归还不起,便让我以小女抵偿欠款,我自然是不愿,接下来便是公子所看见的事情了。”衷面带愁容,眼角含泪,缓缓的说道。
  
  “你的名字叫衷?无姓?”陈楚问道。
  
  “小人家境世代贫寒,没有姓氏。”衷说道。
  
  陈楚轻轻点了点头,他入俗世收集功德时日已久,因此很清楚,在这大地之上,生活在最底层从来都没有翻身过的凡人百姓们,有很多都是没有姓,只有名,比如他前几天就帮助过一个叫做桑的人,就是直接以家门前的桑树为名的。
  
  “那你这次进城也是为了贩卖货物?”陈楚又问。
  
  “是的,不过这次的货物都已经被吕大人拿走了,他说不够,这才紧接着想要小女的。”衷指了指身后地方放着的一副空空的扁担。
  
  “你那担货物能值多少钱,我能收下,以免你再劳累担走,已经很是不错了。”被称作吕大人的华服男子,其名字叫做吕祥,不屑的说道。
  
  “所以你这是承认衷所说之言,并且的确准备强行抢走人家女儿了?”陈楚淡淡问道。
  
  “哼,那钱是我的,我现在想收回,他给不出,我自然要以价值相同之物来换!”吕祥说道,看起来底气很足的样子。
  
  “胡言乱语!”
  
  “既然如此,又承诺三月之期又当做何事,是你毁约在先,又强抢人孩子!”
  
  “我最厌恶的事情,你一人便独占其二,实在是过分至极!”陈楚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冷冷说道
  
  吕祥见陈楚这样子,明显是真的准备插手此事,冷冷挥了挥手。
  
  身边除了怀抱女孩的那个仆役,其余的几人全部都是向陈楚扑了上去。
  
  这几人也就是身形强壮了许多罢了,都是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,陈楚动都没动,只是微微抬眼,这几人便仿佛无形的巴掌扇中,凄惨倒飞了出去。
  
  “原来是修士!”吕祥下意识的身形一缩,但随后就马上镇定了下来。
  
  “我堂兄乃是东南道塔之中的弟子,已经有结丹修为,你这是在找死!”吕祥咬紧了牙关,紧紧盯着吕祥说道。
  
  “东南道塔?”陈楚下意识的看向了东南的方向的那座高耸入云的高塔,不屑的笑了一声。
  
  “你堂兄叫什么?”陈楚淡淡问道。
  
  “吕兴!”
  
  吕洋还以为陈楚怕了,顿时心生底气说道。
  
  “你既然说得如此顺畅,看来这吕兴也帮你不少,那便是助纣为虐,亦不能轻饶!”
  
  陈楚轻轻摇了摇头,一边说着,随手一挥之间,一道青光骤然飞起,在空中画出了一条清晰的路径,径直飞向了东南那座高塔之中,敛没不见。
  
  几乎是下一刻,数道长虹便从那高塔之中飞出,径直向着这边飞来。
  
  这些长虹之中,充满了强大的气息,让周围的人们纷纷侧目。
  
  落地之后,几个身影显现出来,都是身穿青色道袍。
  
  其中为首的是一名老者,在他身上青色道袍的背上,有一个清晰的高塔标志。身后有数人跟随,都是气势滔天,明显都是不凡之辈。
  
  这一众人站在这里,周围一大片范围内的人们都顿时感觉仿佛天空塌了。
  
  “陈公子,您这是又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那老者脸上带着无奈的苦笑,对陈楚说道。
  
  老者名为周远,是那东南方向上的高塔之主,在沁水城中也算是一等一的强者。
  
  但他清楚陈楚的底细,相比起天涯宗的天骄陈楚来说,不论是修为还是身份,他都与之差了不少,因此陈楚对他呼之即来。
  
  “周道友,我在这沁水城中已经有数年的时间,没想到此间竟然还有这等恶劣之事,实在是气愤不过,必须严惩!”陈楚简单的将那中年汉子所遭遇的事情又说了一遍,然后摇头愤慨补充道。
  
  凡人数量众多,其中世间百态自然时常发生,又善就有恶。除了你,又有哪个修士会整日将精力放在这些凡俗之事上。
  
  周远没好气的在心里默默想着。
  
  “今日请周道友前来,还是想要查证一件事情,”陈楚又将吕祥堂兄的事情说了出来,让周远给他找出他手下名叫吕兴的弟子。
  
  “吕兴何在!?”陈楚的这个要求并不高,一个普通弟子而已,周远看向了身后跟着的几人。
  
  “吕师弟应该是在海边罢,他这几天常常待在那里。”一名弟子站了出来,对着周远恭敬说道。
  
  “让他速速来此!”周远沉声说道。
  
  那人应诺,身影骤然消失在原地。
  
  这边吕祥已经呆住了。
  
  他万万没想到,这青年随手一挥,叫来的竟然是那东南道塔之主。
  
  他那堂兄,不过只是一名普通弟子,这那老者的差距,就像是他自己和这沁水城城主的差距一样大。
  
  那可是化神境的强大修士。
  
  更被提,这青年在那道塔之主的面前,一副颐气指使,随意吩咐的态度,而这位高高在上的塔主,对这青年却是恭恭敬敬,有求必应!
  
  城主也不敢这样指使道塔之主。
  
  以吕祥的层次,最多能想到的,便是城主了,而更高的范畴,则是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。
  
  他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在快速的消失。
  
  很快,之前离开的那名弟子便带领着一名黑脸男子回来了。
  
  此人就是吕祥的那位堂兄,结丹修为的吕兴了。
  
  在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,吕兴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  
  “塔主,弟子实在是不知道他会借着我的名头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,我若是知道了,定然不会姑息!”吕兴急忙向着周远深深拜了下去,恭敬说道,话语之间,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。
  
  “陈公子,你看此事应当如何解决!”周远却看向了陈楚。
  
  “简单,先将这吕祥废掉,所有家财尽数散尽给老百姓!”陈楚明显是遇到过很多次这样的情况,不假思索的说道。
  
  同时他一手抬,吕祥身旁耳仆役手中抱着的小女孩自动脱离而出,落入了中年汉子的怀抱里,小女孩被吓得不轻,深深的缩在父亲的怀抱里,瘦小的身体明显的不停颤抖。
  
  “堂兄,我也没办法啊,是你说最少还要一个月的时间,天照宗的那些人才会回来,我才……”吕祥一见吕兴见势不妙,立刻抛下自己自己摆脱了个一干二净,又听到陈楚的话,眼中已经浮现出绝望之色,瞪大了眼睛,愤怒的叫道。
  
  但他还没有说完,那边吕兴眉头一皱,吕祥张大着嘴巴,却已经诡异的没有了声音。
  
  陈楚见状冷笑一声,轻轻抬手之间,一道莫名的强大力量骤然从天而降,将吕兴重重的压倒在了地上,动惮不得。
  
  吕祥身体剧烈颤抖一下,又重新能发出了声音。
  
  “你继续说!”陈楚示意了一下吕祥。
  
  吕祥深深的看了吕兴一眼,哀叹一声。
  
  半饷之后,在场人们终于是明白了此事的完整经过。
  
  原来在偶然的外出游历之中,吕兴机缘巧合,与天照宗的修士结识,那天照宗许了吕兴一些好处,让其为天照宗做事。
  
  而天照宗这一次派出了一队强者,从沁水城出海,据说是为了进去寻找一珍贵之物。
  
  吕兴虽然远远接触不到天照宗的高层,但在最下层,还是接触到了一些小的任务。
  
  他将天照宗在出海之前吩咐他照看保管的一批物资取了出来,吩咐吕祥四散借贷出去,三个月后天照宗之人回来前收回,通过加利,赚取收获。
  
  灵石等天材地宝之物,吕兴亲自接手,其余钱财等凡俗之物,吕祥来负责。
  
  这个时候衷的父亲病重,答应了极高的利润,便向借了一笔。
  
  吕祥其实也是太贪心了一点,衷所借到的数额,根本就比不上两人这一次经手总数的万分之一,但吕祥就是一分也不想错过,甚至想借机将衷的小女儿强行虏去。
  
  ……
  
  陈楚还是将吕祥给废了,他的后半生应该只能将躺着度过。
  
  而吕兴,虽然道塔没有明令禁止与天照宗之人打交道,但这沁水城毕竟是在天涯宗所掌控的范围之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