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是星主 > 第三百二十章 您指的大事又是什么?

第三百二十章 您指的大事又是什么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这还根本不算什么?”鲁仲远闻言猛吸一口冷气,感觉人生观都要崩塌。
  玄师!职级比他这位副州长高一级!
  前者已经差不多算是站在了玄门圈子的巅峰,后者在世俗仕途中也算是极高的位置。
  这两项任何人只要占据一项,都算是极为了不得了。
  结果,秦正凡年纪轻轻两项都占全了,鲁文渊却告诉他,这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  纵然以鲁仲远的身份和见闻,这时都已经没办法想象,这都不算什么,那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厉害?
  “所以不要因为已经是副州长就自满,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虚怀若谷的心态。”鲁文渊一副语重心长地鲁仲远说教道,就像鲁仲远年轻的时候一样。
  “二伯,您刚才不是说小事才叫我,大事还轮不到我吗?您能不能给我透露一点,您指的大事又是什么?”鲁仲远犹豫了一下,低声问道。
  鲁仲远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服气,不过更多的还是好奇。
  “不好说,不好说啊!”鲁文渊欲言又止,最终笑着摆摆手。
  “呵呵,大哥,什么不好说啊?”就在这个时候,秦正凡拎着配置好的药酒从楼上走下来。
  “刚才仲远问我有没有被国家招揽,重返仕途,我顺道提到你,好让他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,以后做事情能更谦虚,有敬畏之心。他心里应该是有些不服气,所以揪着我之前提到的话,问我什么才算是大事。呵呵,我本想跟他提一下你做过的事情,只是后来想想有些事情恐怕还不方便讲。”鲁文渊说道,说时目光有些期待地看着秦正凡。
  显然是想秦正凡开这个口子。
  秦正凡见鲁文渊一把年纪了,在他这个侄子面前竟然起了一丝炫耀的心思,不由得暗地里一阵哭笑不得,心想,大哥表面看起来儒雅随和,其实骨子里还是有一股子很强的好胜心。也不知道当年大哥在学术和仕途两方面都取得那么高的成就,是不是跟他这股子好胜心有关系。
  心里想着,秦正凡笑笑,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随手将手中的药酒递给鲁仲远,说道:“这是能弥补你先天不足,增强气血体魄的药酒,你每天喝一小杯,喝后吐纳运气吸收。”
  因为以前吃过不少名贵药材,效果都不大,所以虽然有了刚才鲁文渊那番话,鲁仲远总还是有些难以相信。
  但秦正凡身份非同小可,鲁仲远自然不会流露出怀疑之色,连忙一脸感激地双手接过药酒,道:“太谢谢秦博士馈赠了!”
  “客气了,我三叔的事情,我还得谢谢你呢。”秦正凡笑道。
  “秦博士言重,言重,而且合理任用人事,本来也是我的职责所在。”鲁仲远谦虚道。
  秦正凡笑笑,两人又寒暄了几句,鲁仲远便起身告辞。
  秦正凡要起身送他,鲁仲远连忙说留步。
  “正凡,你就不用跟他客气了。我和仲远说起来也有一段时间没聚,我送送他,叔侄两刚好说几句话。”鲁文渊跟着拦住秦正凡,笑道。
  秦正凡闻言自是不会再客气,等鲁文渊和鲁仲远走到门口,突然开口说道:“大哥,鲁州长是你侄子,又处在他这个位置,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,有些事情你想说就说,也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。”
  鲁文渊闻言老脸微微一红,但紧跟着心情有点激动难抑。
  鲁仲远是他带出来的半个门生,结果却爬到了他头上去,鲁文渊既感欣慰的同时,心里隐隐中还是有一种师尊长辈的威严被冒犯的不爽。
 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情。
  尤其这些年随着他退休,鲁仲远渐渐不找他讨教,商量事情,仿若他已经被时代淘汰,是个不中用的老人,尽管鲁文渊心知肚明鲁仲远其实没有这个想法,只是到了他那个位置,有些事情确实不好再找他讨教商量,也不想打扰他退休的平静生活,但鲁文渊心里总觉得有些不痛快。
  总想着打击一下他这个教导出来的最优秀的半个门生,让他知道知道他这位二伯依旧是需要他濡慕仰望的存在。
  当然以鲁仲远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,仅凭玄师的身份,鲁文渊觉得还无法真正震慑到鲁仲远,因为鲁仲远的骄傲之处是在仕途,跟玄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圈子。
  所以,鲁文渊才动了借秦正凡之势的念头。
  秦正凡可是他的兄弟,秦正凡厉害,他这位兄长自然脸上有荣光。
  只可惜,秦正凡刚才没表态,鲁文渊就算是兄长也不敢随便说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