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剑道狂魔 > 第一百二十九章

第一百二十九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大胆贼人!”山虎来到街上,一眼便瞧见那伙贼人。山虎人未至声先到,一声怒喝真有那猛虎咆哮之意,赵不凡身子一颤,根本起不了半点对抗之心,喊了声:“快跑。”话音未落,他自己早已跑出数步。
  随赵不凡来绑人的都是些凶恶之徒。他们回头一看,就见到一个赤手空拳的家伙,便就没跑了,各自拿出短棍、匕首这些家伙什。
  山虎大步流星,直直冲了上去。临得近了,他压低身子,避开横扫而来的一棍,右拳顺势打在那挥棍者的左肋,只听夜幕里格外刺耳的响起“喀”的一声,那人口吐血沫,顷刻倒地。
  一拳崩断肋骨,肋骨又刺穿了心脏,直截了当的做法。
  两间屋顶交错的晦暗旮旯处,袁开森提着昏迷过去的天哥,正在悄然观察,他一只手提着天哥衣领,另一手缓缓模仿着山虎那一拳。
  山虎依旧是前冲之势,前方两人皆手持匕首,一人欲要捅向山虎胸口,另一人则准备挥砍向山虎面门。
  他们动作太大、破绽太多,山虎甚至比他们自己更知道这一刀的落点。
  说时迟那时快,山虎不避不挡不躲,双手作虎爪势,忽的加快速度,本是两步的距离半步便至。只听“噗、嗤”两声,山虎双手抓着两团血肉模糊的碎肉,从两人之间穿过,而那两人喉咙处鲜血喷涌,眼睛暴睁,痛苦倒地。
  气管与血管都给抓走了一截,毁人皮肉如撕纸屑,喜欢以攻代守。
  袁开森五指弯曲,又模仿成虎爪之势,放在眼前细细琢磨。
  转眼便倒了三个,剩下人哪还敢留,转头便跑。山虎摘下头上斗笠,振臂一飞,那模样寻常的斗笠绕出个弧来,立时便成了杀人之器。斗笠从一人颈侧划过,带起一片血雾,而后去势不减,又划伤了一人腿后才打着旋儿落地。
  被划伤腿的那人正扛着陆灵,猝不及防下摔了个狗吃屎,倒在地上捂腿痛呼,看着是爬不起来了。陆灵也跟着摔出去,正好落在赵不凡旁边。
  经这一摔,陆灵“哎呦”一声,眼皮缓缓睁开,两眼不聚神,显然给她摔迷糊了。
  前方几步就是巷口了,赵不凡一咬牙,抱起陆灵就往巷子里跑。屋顶旮旯处,就剩一个昏迷的天哥,袁开森却不见了踪影。
  这短短一段路赵不凡跑的是肺都要喘出来了,此时到了先前的地点儿,哪还有什么外乡人,连带天哥通通都没了踪影。
  赵不凡如遭晴天霹雳,他听到身后巷子传来的脚步声,心一横,将陆灵丢在地上,掏出随身小刀抵在陆灵颈侧,转过身大喊道:“别过来!想要她活就别过来!”
  陆灵此时已清醒过来,她感受到接触着肌肤的冰冷利器,吓得早已不知所措。陆灵后背布满冷汗,心里第一次对离家出走泛起悔意,她好怕真就这样死去,怕再也见不到父母亲人……
  就在这时,一道伟岸身影逆着月光,从黑暗中大步而来。他一头乱发随风怒张,明月高悬头顶,此时的山虎好似那夜游神莅临人间,要以一对铁拳碾碎一切邪魔外道。
  起码在陆灵眼中,就是这样。
  赵不凡那凶悍的模样没持续两秒,见山虎没有半分停步的意思。赵不凡将小刀一丢,跪在地上开始一个劲的磕头,嘴里不停求饶道:“大侠饶命……大侠饶命……”
  山虎一脚踹出,这一脚本是要踹中赵不凡胸口,山虎却临时收力,改为踹中了他的肩膀。
  却是一人从天而降,一掌拍向山虎后背。山虎心中冷哼一声,这人速度一般,出掌威力也是平平无奇,会点功夫就敢赤手空拳偷袭我山虎?
  山虎先是装作不知,依旧一脚踹飞赵不凡,而后立即转身,不避不挡不躲,五指成爪掏向那人胸膛。
  不料偷袭者身在空中,由掌变指,以快了一倍的速度,右手食指与中指先一步点在山虎胸膛!
  山虎顿觉气息一滞,出爪威势少了七成有余,虽打中了那人,却意义不大了。
  偷袭者是个大胡子,他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轻拍中爪处,掸去并不存在的灰尘,笑眯眯的看着山虎。
  山虎深吸口气,高耸肩膀,双脚一前一后稍弯膝,两手一前一后成一线,十指弯曲成虎爪之势,他拉开拳架,挡在那大胡子身前,头也不回,对陆灵道:“跑去客栈,找魏前辈。”
  陆灵站起身,张了张嘴,到底还是知晓轻重,道了句:“张虎大哥小心。”便往巷口跑去。
  大胡子自然就是袁开森,他戏谑道:“赵不凡,不去拦着?”袁开森此时浑身寒毛倒立,如被猛兽紧盯,他知道此时只要一动,换来的便是山虎狂风骤雨得猛击。
  赵不凡瞧了瞧山虎又看了看袁开森,摇摆不定。
  袁开森对赵不凡道:“他中了我一指,已是强弩之末,片刻间便要命丧我手,到时我再找你清算清算?”
  正跑着的陆灵闻言脚步一滞,与此同时山虎再强忍不住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陆灵急道:“张大哥!”这傻丫头竟折返回来,来到山虎身边,虽有惧色,但仍是鼓起不多的勇气,朝袁开森道:“你们要抓的是我,让张大哥走!”
  山虎心中不由骂道:这傻丫头,去找援军才是正途呀!但他看着陆灵纤细的身子漱漱发抖,却仍是不愿退半步的模样,心中竟有那么一股许久许久都未曾感受到的暖意涌现。
  山虎大笑道:“傻丫头,且看我退敌!”他一把将陆灵揽至身后,右手握拳高举,猛砸向袁开森天灵盖。
  山虎身形高大,高举一拳好似天神擂鼓,猛然向袁开森头顶砸下。
  山虎身前空门大开,既有破绽,袁开森毫不客气,一记摆拳先一步砸在山虎肋下。正是模仿先前山虎那一拳,却学的形似神不似,没能砸断对手的几根肋骨。
  山虎动作略微一滞,嘴角又有血液溢出,仍是固执地砸下那一拳。
  拳至近前袁开森再玩不出什么花样,只得抬起左臂,横臂一挡。他左手抬过头顶,右手并指成掌,竖立胸前,作佛门行礼之状。月辉照映下,他裸露在外的肌肤竟泛起几缕金色涟漪,显得庄重异常。
  不动根本明王印!
  只听“铿”的一声,好似铁锤锻铁,袁开森纹丝不动,右掌与此同时印在了山虎那宽厚的胸膛。
  “噗额!”
  山虎一口血水喷出,退后半步,却只愿退这半步。闷哼一声,又是高举一拳,猛然砸下!
  拳未至,拳压已临,袁开森头顶一阵发麻。他不敢托大,再架起不动根本明王印,挡在那一拳的路径上。
  袁开森挡住一拳,还不等反击,山虎另一拳又至,较先前两拳不慢半点、不弱半分!
  第二拳之后便是第三拳。
  三拳猛砸之后,袁开森脚下青石地板已龟裂不堪,眼看第四拳又要砸下,袁开森运转万象森罗功,内力一分为五,分别聚集在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五处。
  肺为金、肝为木、肾为水、心火、脾为土。五行汇聚异相顿生,有五彩涟漪流转在袁开森体表,他的力量、速度都大幅得到了提升。
  山虎本是极快的第四拳,在袁开森眼里慢了几近一半,袁开森脚下一蹬,拧腰转跨朝天就是一拳,以拳对拳,硬撼山虎!
  只听一声闷响,山虎“噔噔噔”连退数步,耳朵鼻子皆有血丝缓缓而流。他发出怒吼,如猛虎啸林,双手作出虎爪之势,又要上前。
  袁开森记得早先鬼医说过的话,自己原本就有伤未愈,后来又与老太监魏宫守连战数轮,眼下这山虎体魄强健,要杀看来也不容易,更怕那魏宫守闻声赶来,那就遭了。
  袁开森思绪转的极快,顷刻间便已打好主意。只见他纵身一跃跳上墙头,一言不发,急急退去。
  山虎这边只跑出两步,便直挺挺的摔倒在地。原来之前那一声怒吼已是他的全部余力。
  “张虎大哥!”
  陆灵跑到山虎身边,蹲下身子,又不敢碰触血人一般的他,只能一声声急切地呼唤着山虎。
  赵不凡抬起头左右顾盼了一番,瞧见了龟裂的青石地板,眼皮子跳了跳,猫着身子就要溜走。
  这椿香镇是不能待了,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啊!
  不料一只冷冰冰的手掌突然出现,抓住了他的脑袋,同时还有个尖声尖气的声音问道:“你准备去哪儿啊?”
  赵不凡再受不住,眼睛一翻,晕了过去。
  来者正是魏宫守,他鄙夷的松开手,任由那胆小的泼皮无赖摔倒在地。
  魏宫守来到陆灵跟前,他蹲下身子,把了把山虎的脉象,闭目皱眉。
  陆灵声音已带哭腔,轻声道:“魏前辈……?”
  魏宫守没理她,只是单手拎着山虎腰带将他提起,那么健硕一汉子在魏宫守手里像提菜篮子一样轻松,魏宫守又把赵不凡拎了起来,对陆灵道:“自己能走吧。”
  陆灵不由得有些害怕此时的魏前辈,她乖乖的点了点头,跟在魏宫守五步后头,既不敢太近也不敢离得太远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